欢迎访问摩咖网

每个人都是摩旅的主角

“亿元贪官”家堆 4000 瓶茅台,倒下水道也倒不尽

2020年1月14日 社会纵横
反腐电视专题片《国家监察》12日晚在央视综合频道开播。跟《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永远在路上》《打铁还需自身硬》《巡视利剑》《红色通缉》一样,依旧是反腐力作、依旧是“老虎们”现身说法。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第一集就“猛料”十足。

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北京和老家各有上千平米“大院”;贵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王晓光家里堆满4000多瓶茅台酒;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带3个箱子交代问题;茅台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袁仁国收5公斤黄金“仁国鼎”……

秦光荣收红包从未停止住上千平米别墅

秦光荣,全国人大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出身农家,一步步成长为主政一方的正省部级干部。本应用手中权力更好地为百姓造福,但他却背离初心,忘记根本。

走上领导岗位后,秦光荣从未停止收受红包礼金,过年过节收拜年拜节的钱,庆贺生日收祝寿的钱,出国访问收“补贴钱”,搬家添丁收庆贺的钱,用红包礼金当遮羞布,毫无顾忌聚敛钱财。

上梁不正下梁歪,下梁不正倒下来。秦光荣对家人管束并不严格,“老伴收取红包礼金数额都很大,儿子也是违纪违法胆大妄为,经济上出了问题”。

秦家大院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秦光荣生活上贪图享受,爱慕虚荣。其在北京通州的别墅面积约1200平方米,还在老家永州修建“秦家大院”,主体建筑约1600平方米,飞檐翘角、奢华气派。

2019年11月,秦光荣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此前,其儿子秦岭因涉嫌受贿、贪污已被提起公诉。本是党的高级干部,最后却落得父子齐立案、全家被调查的惨痛结局。

秦光荣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秦光荣是监察体制改革后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

王晓光家中茅台堆积如山落马前往下水道狂倒年份酒

王晓光,贵州省原省委常委、副省长。2018年4月1日,国家监察委员会挂牌不到10天,王晓光被采取留置措施,成为监察法出台后首名被查的中管干部。

王晓光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在得知启动调查之后,王晓光就开始策划串供。暗号、接头、密谈,这种影视剧里的情节,在王晓光身上真实发生了。感觉到自己可能被调查之后,他和涉案人约定,把公园作为碰头地点之一,并买了专用电话号码,商定了暗号秘密联系。

片中披露,王晓光家中有一间房子堆满了茅台酒,数量达到四千多瓶。落马前,王晓光觉得家里名酒太多不安全,为了销赃,他把年份茅台酒分批倒入了自己家里的下水道。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看到王晓光弯着腰在卫生间里倒这些酒,他的妻子感叹:扔也扔不掉,喝也喝不了,送也送不完,倒也倒不尽,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王晓光还是一位“股神”副省长,他违纪违法行为中有一项是内幕交易。和他关系密切的企业主先是违规操纵所控制公司的股票价格,提前告知他内幕消息,而他则以所谓“借款“名义找企业主拿来本金入市,盈利后返还。经查,王晓光股市交易额达4.9亿元,盈利达1.6 亿元。

此外,王晓光还长期做着卖茅台酒的无本生意。他通过时任茅台集团总经理袁仁国等人,为家人和亲属办了四张茅台特许专卖经营权,7年获利4000多万元。

2018年9月,王晓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9年4月,王晓光一审被判20年,并处罚金1.735亿元。

艾文礼:“吃不好、睡不好,我觉得跑不了”

2018年7月10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接待了一个特殊的来访者。他是专程从石家庄来投案自首的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这是监察体制改革之后,第一个主动投案的中管干部。

2005年至2013年,艾文礼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提供帮助,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478万余元。

艾文礼主动投案带来的赃款赃物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2018年艾文礼先后4次主动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交代有关问题,投案自首。艾文礼把所收受的物品摆在桌上的时候,大概占据了大半个会议桌,工作人员将涉案款物逐一清点、登记、拍照,这个工作用了一整天时间。最后,艾文礼签字确认。

那是我拿的一生当中最沉重的一支笔,不知道有多重,签上我的名字。一个是羞,一个是悔。”艾文礼谈到签字那一刻时表示,“那种滋味真的是叫无地自容。”

艾文礼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片中,艾文礼谈到2014年中央巡视组对河北进行巡视时,自己就有了自首的想法,但心存侥幸,觉得马上到退休年龄了,中央会不会网开一面。巡视结束后,河北省原常委班子一些成员相继落马,艾文礼内心斗争激烈,但还是下不了自首的决心。直到十九大之后,反腐力度不减,落马的一个接一个,艾文礼吃不好、睡不好,最终主动投案,悔罪悔过。

2019年4月18日,艾文礼受贿6478余万元,一审被判有期徒刑八年。

为讨好袁仁国经销商送5公斤“仁国”金鼎

袁仁国,茅台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从一名酿酒车间工人一步步成为一把手,随着职务的提升,他开始利用手中权力违规批专卖店、批“后门酒”搞政治攀附,通过利益输送找“后台”、寻“靠山”。

袁仁国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同时,袁仁国靠“批酒”谋取巨额私利,自2004年以来,仅袁仁国妻子和儿女违规经营茅台酒就获利2.3亿余元。

一大批经销商、供应商也千方百计和袁仁国拉关系、搭人脉,大搞利益输送。袁仁国办公室外的走廊,曾经每天门庭若市。

贵州省纪委监委专案组工作人员刘勃介绍,有个经销商为了讨好袁仁国,送给袁仁国一个定制的5公斤金鼎,上面还刻了一句诗“酒冠黔人国”。为了讨好他,经销商给他做金鼎时特地把里面的“人”就换成了袁仁国的“仁”字,即“酒冠黔仁国”。

金鼎 图片来源:《国家监察》视频截图

2019年5月,袁仁国被“双开”。“我知罪、认罪、悔罪,我希望通过我的事情对茅台集团的整改提供一些制度上的反思,从制度上铲除腐败的土壤。”

袁仁国被查后,“茅台乱象”得到专项整治,贵州省出台一系列措施,彻底取消批条零售,从制度上消除权力寻租空间。

每经编辑:徐豪2020-01-13 1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