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摩咖网

每个人都是摩旅的主角

连载4;125看世界 说走就走不容易,想停就停更是难。

2020年4月8日 1,091 次浏览 摩旅笔记, 车行天下

作者;125ADV

Day7 la adela-Genreal Conesa  160km

中国到阿根廷30是小时的飞行,

12个小时的时差,

时差发作的时候,

人要么困得要死要么就是想睡睡不着,

帐篷里睡到凌晨5点钟时候就醒了。

昨天La Adela的科罗拉多河就正是进入巴塔哥尼亚地区

世界尽头,巨人之地,巴塔哥尼亚),

早上还有点冷,

爬出帐篷穿好衣服,

三两下修好了汽油炉子,

准备烧一壶开水装不锈钢瓶里抱着取暖。

调时差这种事情真是急不来,

本来想抱着暖水瓶再继续睡,

结果躺回去去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真尴尬!

只有起来接上营地的电源上上网,

敲敲电脑键盘打发时间。

(凌晨5点的巴塔哥尼亚天还没亮)

七点来钟天亮了,

拿出国内带来解馋的方便面,

开水里煮三分钟是我一贯保持的方便面黄金时间,

但煮好面准备吃的时候发现这次出来即没带筷子更没带刀叉,

锅里的方便面可不会等我,

试了试用喝汤的方式“喝”泡面,

却根本无法入口,

只有抄起两根树枝洗了洗当筷子用,

吃泡面的时候我居然想到了,

西方人连吃饭都用铁器,

要是他们没刀叉那可就无解了


收拾好露营装备,慢悠悠的跑了160公里,到了一个废弃的加油站。斑驳的墙壁和古董般的加油机让我瞬间感觉到了一种往日辉煌但现在没落的沧桑感,至少这种跳字的加油机在我的记忆里从没见过。

(谁要是急着加油而跑到这个加油站肯定要崩溃)

午饭是烤羊排+米饭,当然啦没有老干妈的阿根廷烤羊排是没有灵魂的。阿根廷的牛肉羊肉就是好!难怪中国超市里面最贵的那几片进口生牛排都是阿根廷的。只要随便加工一下就是一顿美味,外酥内嫩香脆扑鼻的烤羊排让我实在无法不喝一支冰啤酒。

冰镇啤酒加烤羊排,几口下肚我都有点飘飘然了,突然想起来酒后不能继续骑车了。而这个时候正好是中午犯困的时候。虽说前两天因为种种原因比如说行李捆绑(迫不及待的仓促出发),比如说不适应车辆(关于车辆高速巡航时候大卡车带来的横风),前两天跑得很少,但今天居然跑得更少,才跑160公里就准备休息。

用一句驴友经常说的话讲就是“腐败”

    还好我不是请假出来的上班族,

    还好KPI跟我没关系,

    不用着急赶一个收假时间,

    说走就走不容易,

    但是想停就停却更难。

饭馆隔壁就是一家看起来很干净整洁的小旅馆,果断入住。可没想到就是在这个看起来荒无人烟的地方我这个东方面孔居然遇到出国两周来的第一次盘问。

旅馆老板娘是那种纯血的欧洲人,一双蓝色的眼睛虽然迷人却透露着一种冷冷的高傲,好像就是在展示他们的祖先就是北欧高寒地带的人。

老板娘不慌不忙的问了我来阿根廷多少天?从哪个国家来的?要去哪?慢条斯理,而此时的我由于午饭后犯困,真是有点失去耐心。这时候我又想起了第一天晚上酒店的尴尬,那一晚脸红的感觉又上来了让我脸红的阿根廷乡村酒店。其实就是酒店老板在阿根廷查出首例感染者之后的警惕,盘问过之后我也就顺利入住了。

这也许是单日里程最少的一天,风和日丽,跑到中午12点就决定收车,单日160公里。

Day 8 拧到底的油门也无法释放自己,眼泪水在头盔里哗哗往下流

Day 8 General Conesa—Perto Madryn  360km

(大理出来8天了,第一次看见乌斯怀亚的路牌)

Ushuaia(乌斯怀亚)2117公里,

经过一个星期里两万多公里旅程后第一次看见Ushuaia(乌斯怀亚)的路牌,

只在网上看过的乌斯怀亚,

今天真正见到了绿底白字实实在在的7个字母USHUAIA!

这是多少年来我所期待的穿越南美洲终点,

油门拧到底,

500CC的拉力车在平直开阔的公路上甩开所有汽车向前冲,

十多年前在南美洲工作时候的一幕幕像放电影一样在眼前闪现,

第一次出国,

第一次领工资,

第一次因为记账错误而熬夜查账,

第一次和一个国家元首对话,

第一次和同事利用周末两天时间通宵坐车出游,

第一次在南美洲被抢得身无分文,

。。。。。。

头盔外风的声音越来越大,

就要爆炸一样,

摩托车泛美公路上以将近140多码速度破风向前,

往日的所有情愫好像都要在这个时候释放出来,

当年多少人立志此生一定要自驾南美洲泛美公路直达世界尽头乌斯怀亚,

而我今天就这样实现了,

世界的尽头已经触手可及,

拧到底油门似乎都无法释放自己,

眼泪水竟然在头盔里哗哗的往下流,

我都想不起多久没有这样释放自己的情绪了,

还好这是一个喜形于色的大陆,

还好这个地方的人民悲伤快乐全写在脸上,

还好这是一个脏脏乱乱五彩缤纷的大陆,

我所有的缺憾在这里都不是问题,

还好此生跟南美洲有过这么一段青葱岁月。。。

阿根廷乌斯怀亚(Ushuaia),世界的尽头,全世界最南端的城市。这里离布宜诺斯艾利斯三千多公里,离南极却只有800公里。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坐船去南极至少要一周时间,而又乌斯怀亚起航,越过德雷克海峡两天便可到达,这个小镇是通往南极的必经之路。

     南极洲这种摩托车不能去的地方跟我是没什么关系的!

十多年前在南美洲工作时候随处可见的长途车上都有Panamerican(泛美公路)的标志,每每看到长途车一路向南呼啸而去我的心中都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扯了一下。

无奈当年身份只是单位里的一个西班牙语翻译,最多也就周末两天自由时间可以在附近走走。记得当时周末出行最高纪录是跟另外一个西班牙语翻译连夜坐车往南边跑了三百多公里,过一个周末又连夜坐车回公司,虽然累得要死,但那种抓紧一分一秒贪心的多看多玩多吃却是一种再也找不回的感觉。

离开南美洲后我又去了非洲、美国、欧洲,东南亚几乎是每年都去,去的地方越多越是怀恋南美洲的好。不仅因为在这里挥洒过青春年华,更是因语言相通;人民可爱友好;

南美洲那种充满泥巴味的西班牙语才是我的最爱(chao chao),

欧洲西班牙人那种冷冰冰的(Adios)我不要;

或许我性格中那种热情好动的成分跟南美洲很般配;

或许是因为参加工作第一份工作就在南美洲;

很多方法论的东西都在南美洲的中资公司形成;

不敢讲价值观世界观是在南美洲形成的,

但南美洲已经深深走入了我心中;

或者说我这辈子都走不出南美洲了。

(当年和我同吃同住的西班牙语翻译在南美洲和他的真爱结婚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那片大陆 )

出来的第三天越走越顺,

基本上都是125的速度巡航,

感觉十多年前一直留存在心中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走泛美公路一路向南便到了世界最南端的城市,

这座最南端城市的最南端,

有一座灯塔,

再往南800公里,就是南极了。

于是,它被定义为真正的「世界的尽头」。

 单单因为一座灯塔、一座冰川,一片荒野,就要飞行30多个小时,再长途跋涉一万多公里公里,听起来很酷。但是,值得吗?

 答案在于你自己,

成熟的旅行者会明白:

流浪的意义在于

当生命和地理走到了尽头,

你是选择继续走下去,还是转回头。

 

这些故事,对于长途跋涉的旅行者而言,

也是风景的一部分。

我想不到在这个世界上

还有什么地方比阿根廷更遥远,

那里是天涯。

 

 去南美洲流浪,你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但平庸的生活,难道就不需要代价吗?

(转自“时差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