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摩咖网

每个人都是摩旅的主角

连载9;125看世界 世界尽头之旅止步于此 一路向北拧起来

2020年4月22日 1,072 次浏览 摩旅笔记, 车行天下
作者;125ADV

Day17结束隔离 世界尽头之旅止步于此 一路向北拧起来

这片世界最南端的土地上,我的世界尽头之旅也走到了尽头。
Day13 世界尽头,我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地方
3月4号入境阿根廷,交车后一路向南跑了三千公里,3月15号入境智利时被遣返回阿根廷。阿根廷卫生部顺水推舟让我酒店再隔离4天,以便让我这个中国人凑够入境总共14天无感染症状。说隔离结束能给开健康证明让我全国畅行无阻,我还是蛮开心的。
18号下午拿到健康证明,19号早上就重整旗鼓出发了。
在这个离世界尽头乌斯怀亚不到300公里的地方我掉头一路北上了,迎接我的是号称南美洲318的阿根廷40号公路。
解除隔离后第一天在阿根廷40号公路上一路向北狂奔600公里来到Gregores小镇
出发这些天全部的行驶轨迹
Day17 Rio Gallego -Gobernador Gregores 590km
结束了三天四晚的隔离,再次骑上我的500拉力车已经是3月19号早上。
不知道是因为这里离南极洲太近(直线距离一千多公里)还是好几天没出门骑车。早上跑出去五十公里居然把我给冻得不行了,前几天可根本没这种感觉!
赶快停车把拉力服里面两层老老实实穿上,三层拉力服上身后人果然淡定了许多。但跑了十多公里多公里发现脑袋还是冷,下巴那个地方风不停的灌进来。果断停车把头盔的下巴护板装上。看样子应对恶劣天气还是得靠装备,头盔的下巴护板一装,三层拉力服上身接下来一整天都抵御住了巴塔哥尼亚的强风。
今天正式踏上了阿根廷40号公路开始北上 
巴西车友眼中的圣地Calefate
阿根廷40号公路果然名不虚传:第一打卡点calefate的超级大冰川,隔着五十多公里就看见了。每个冰川下游都有天然形成的湖泊。转过一个大回头弯后明亮翠绿色的湖水瞬间展现在我眼前,就跟318线上然乌湖奔到眼前一样!难怪这个地方吸引了那么多的欧洲游客,也正为因为如此Calefate这个小镇子居然出现了一粒新冠肺炎感染者,德国游客,当然这是后话了。
路上遇到的非双车友 “你一定要去calefate看看!太漂亮了!看我的头像就是Calefate”
可我一看他那Calefate头像照片,瞬间觉得这不就是318波密雪山的翻版吗?只不过少了桃花
去过318波密看过雪山桃花的人觉得呢?
去Calefate要从40号公路下来往山里走三十多公里,酒店隔离关了三天的我心早就飞到40号公路上了哪有心思绕路六十多公里去看一个大冰川,看见Calefate路牌的时候一把油门直接北上。
远处的超级大冰淇淋就是el Calafate埃尔卡拉法特
草泥马一路上都强势出境  提醒我这里不是西藏
中午一点钟加油站加油吃饭,加油站倒是还一切正常。但旁边的餐馆却关闭了所有用餐区,只留下一个外卖通道。服务员告诉我现在全国的餐馆酒店都关闭,禁止人员聚集。听了这个消息心中暗自一沉,开始有点担心今晚的吃住。但摩旅在路上只要一拧下油门这个世界所有的烦心事都与我无关了,该吃吃,该走走,继续北上。点了份espanada(跟我们饺子比较像的食物,阿根廷传统名吃基本上每个阿根廷大小饭馆每家阿根廷人餐桌都有)。espanada还是很不错,我拿着它当国内的煎饺吃。

继续踏上40号公路后明显发觉车辆比前几天少了很多,村镇也大大减少,但唯独南美洲小可爱草泥马却越来越多了。老远看见他们都在路边低头吃草,看见车辆过来时会抬起头瞄你一眼,那呆萌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难怪中国人管他叫神兽,车越来越近的时候他们才迈开蹄子跑两步。而我为了防止神兽太专注吃草被撞上,车基本上都是隔着一百多米就开始按喇叭。
直到看见路边一个画着神兽图案的标志牌:
草泥马看见我的内心独白“又来来个没见过市面的傻老外! 瞎按喇叭吵死我了!”
尊敬的驾驶员,如果在路边看见Guanacos(草泥马)请立即
  1. 减速
  2. 打开双闪
  3. 请勿按喇叭
       好家伙,原来的神兽都习惯了旁边的汽车低速安静通过,而我这个中国人在过去三千公里的行程中每次遇到他们都狂按喇叭。神兽呆萌的眼仿佛在说“又来来个没见过市面的傻老外! 瞎按喇叭吵死我了!”
 听说前面都是大面积的无人区  我每到加油站必须把油加满
     加满油后(la eperanza-tres lagos)跑了220公里,天快擦黑的时候来到一个叫tres lago (汉语是三个湖的意思)的小镇。这个小镇人不多,进出就靠一条40号公路贯穿。进镇口是宪兵队在检查,看见我是中国人后把我的护照,车辆行驶证全部登记拍照。不过他们没有什么信息化系统,我们国内用的那种警务通他们更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个地方没有任何运营商的通信网络!走时候其中一人习惯性的问“你的油还能走多少里程?下一个加油站还有110公里”这时候突然发现只有180公里续航了,最好在这加满油,但宪兵一看手表说“7点钟加油站关门了”。没办法,我一咬牙决定继续往前。走时候宪兵还很贴心的交代我前面有70公路的碎石路面让我小心驾驶。一看就是天天在这执勤养成的习惯。小镇另外一头是由警察把守,警察跟宪兵应该是没有任何的信息通联共享系统,刚才被我收回行李箱中的那些证件又重新返出来给他们查验了一遍。他们所谓的查验也就是把人员和车辆信息用手抄写到一张纸上。唉,这真是例行公事了,几千公里连个监控摄像头都没有,好不容易设检查站,信息还是纸质抄写。这种信息不能传递不能共享,国家的指挥调度部门根本无法利用,那一线搜集的这么一点点信息真是例行公事应付政府了。可能因为我原先在中国的通讯公司工作太久,看到这些老旧的公共安全设备总是能感叹半天。
远处一台欧洲牌照的房车在这个地方不知已经扎营了多久
   Tres lago 出来后路上又遇到了冰川湖,太阳已经在落山的边缘,calefate的超级大冰川在一百多公里外还是能看到,雪山湖水夕阳余晖,天空中的云被强风吹得四散开,就像油画版上平铺开的颜料四处流淌,调出的颜色倾泻而下形成了冰川、湖水、神山。。。。。
   小镇出来跑了60多公里都没有人烟,突然发现一个潭翠绿色的湖水,面积跟我们的然乌湖差不多一样。湖边竟然有一排小别墅亮着灯,外面还停了一台跟五十铃卡车一样大小的房车,别墅就对着湖水。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这地方守着湖水看着雪山日出日落,没人打扰你,真是神仙般的日子。想定个酒店在这住一晚,但我掏出手机一看这地方阿根廷三家运营商(movistar 、claro 、personal)全都没信号覆盖,只有收起手机默默的走了。现在人的生活恐怕已经离不开网络了,但我眼下更现实的情况是:每天晚上如果不能国内的家人通报情况,他们肯定会很担心我。但这种担心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通信的便利。试想一下古代一个人外出办事一走几个月,什么音信都没有,可能小半年才能通过信件报个平安,家人肯定也不会像现在一样每天都盼望着远方的消息。现代通信让某种程度上就是压缩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加快了我们的节奏。希望有朝一日能体验一下生活不需要手机,不需要网络,但这种日子会有吗?恐怕我们现在已经像一只离弦的箭一样大步朝前不会后退了。一种山水田园纯粹无扰的生活或许只有这种像无人区一样的地方了。
说起无人区我目前走过最长的无人区就是青藏公路沱沱河-五道梁三百多公里这一段,但这段无人区除没有人烟外,手机信号可是杠杠的好!唉,阿根廷别说无人区,就是前几天三号公路只要出城镇三五公里就啥信号没有了。难怪经常能见到SOS的的太阳能座机电话在公路边。
想着想着就开始无人区里的非铺装路面了。这一段除了没有铺装柏油,没有手机信号,居然跑两个小时连台对头车都看不见!陪伴我的只有漫天的大风,让我在这种铺满碎石的拉力路面上歪斜着骑摩托车。
40号公路上千公里的非铺装路就这样开始了    放一段视频给大家看看巴塔哥尼亚狂风
   
阿根廷40号公路的非铺装路, 与其说是非铺装路还不如说就是碎石路,巴塔哥尼亚一年四季不停歇的强风让里面的泥巴都无处遁形,只剩下了上面三五公分厚的碎石,看起来很像我们国内半成品的公路。路面倒是很宽,应该是为了以后铺柏油留好了空间,加上预留用来修路肩的位置碎石路起码有6车道那么宽。

No zuo no die,八十码车速冲进车辙里差点被掀翻

或许是看达喀尔比赛视频太多,这片当年燃起过达喀尔战火的土地居然激发了我“野”一下的欲望。

从柏油路下来,八十多码的速度扎进碎石中一个车辙,整台摩托车马上被车辙拨得晃来晃去,紧接着又是一个车辙没能顺着走,车又被拨了一下。吓得我赶紧把速度降到四十码,站骑,放松,让车靠着自身的通过性在起起伏伏的碎石中前进。我这台车的烂路通过性没得说,不管什么烂路基本上放松,靠车辆自身的通过性就能搞定。

19寸的大前轮我还是十分有信心的,毕竟有句话叫做“物理定律大过天”,轻量化的车身,19寸大尺寸的前轮,较高的离地空间,吸能的钢丝轮,这些都是保证车辆自身通过性的硬指标。要是给我17寸的前轮的“矮脚虎”,在这种路上就真是完蛋操了。跑顺了之后速度又逐渐升到了60十多码,拖着一百来斤行李的拉力车就像在大海波浪里航行的货轮一样,在碎石路的车辙上荡来荡去,但却是平稳向前。时不时还还有石头被轮胎压得飞起来,“铛铛铛”的撞得发动机护板直响,还好这车有发动机护板。有些石头更是直接往我的靴子上撞,还好不是像平常一样穿登山鞋出来,靴子头上的钢头完美的应付了这些情况。

发动机护板(这块护板我一直以为是装饰品,国内那台车跑了两万公里也没啥时候碰到过护板)。平常摩旅为了轻便好走路都是穿高帮登山靴,还好这次穿了骑行靴(登山鞋脚尖没有那个钢头脚肯定要被打得疼得要死)。

Fernando的这台车没有加装任何射灯,不像我国内那台车外挂射灯横扫一切的霸气(哈哈哈好像就是远光狗)。眼下在这种毫无外界照明的情况下虽然不是一照几百米远,但前方100米的路面还是很好很清晰,照得不远但是照到的地方都铺满了LED的灯光,前方路面情况都能很清楚的照到,坑洞什么的都能及时预防。其实现在才发现夜间这个原车灯光完全够用了,加装的金黄色射灯基本上就是当雾灯用。
跑了四十多公里碎石路后基本上适应了状态,毕竟这条路没有卡车通过(不像国内那种到处都是炮弹坑),所有的车辙也只不过是小车留下的,在车辙间来回穿插也没什么太大危险,站着骑放松让车靠自己的通过性去通过这些障碍。
后来烂路越骑越顺,基本上都是50至60间的速度在跑。
这种路上连续个把小时都没有对头车 (借一张车友的照片)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突然发现远处有一个白色反光板,看不清上面是什么内容,但反光材料的指示板隔着很远都能看见亮光,六十多码的速度接近,我突然看见白色反光板上是一个感叹号!吓得我一脚踩死了后刹车(早就关闭ABS了),后轮在地上滑了几下后速度迅速减了下来。这是出发三千多公里第一次紧急制动。走到警示标志前才发现是一条干枯的小河从公路中间穿过去。还好刚才把速度降了下来,不然六十码速度带着一百多斤行李冲进河沟里后果不堪设想,而且我已经两个小时没有看见任何对头车了,想想要是无人区摔车受伤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天黑前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在此之后就是抹黑行车将近3个小时

来之前就听说个把小时看不到对头车是阿根廷40号公路的常态,现在跑了两个多小时还是没有看见任何对头车。

天全黑了,两个多小时摸黑前行中不光没有看见对头车,甚至连任何灯光都看不见。

骑行在空荡荡的巴塔哥尼亚高原上,一望无际,没有人烟,要不是强风吹得震天响我可能真的会犯困睡着。现在唯一需要当心的就是草泥马偶尔跳出来张望一下,而深夜在无人区一旦撞上草泥马那就真的是“草泥马”了。

天高地广,任我驰骋的广袤大地上,跑着跑着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下来,狂风的声音反而变成了纯粹的背景音乐,人和车像是漂浮在这段碎石路面上悠然向前,只有碎石弹起来撞击我靴子“铛”的时候才会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和老父亲的丙察察之旅

摩旅这些年中超长的非铺装路面只走过丙察察。而丙察察的时候我老父亲骑一台嘉陵223CC的摩托车跟我一起两人两车跑完了全程。一路上我们连着蓝牙对讲,无时无刻都感觉到父亲的陪伴。丙察察的整个旅程中那些荒无人烟而且又寒风四起的路段我尤其能强烈的感觉骑士父亲给我的温暖,这是一种儿时就有的感觉:不管是重大考试还是大型社会活动,只要有父亲在场,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父亲的身影,我都能在错综复杂的环境中镇定下来,感觉到力量。而眼下在这种广袤荒芜的无人区中我无时无刻都感觉到自己的弱小,哪怕是公路边窜出一只草泥马把我撞翻都会是致命的。

和老父亲一起骑丙察察

或许这就是现实,父亲不可能永远陪着我,我终将一个人面对世界。

天黑后越来越冷,风越来越大,两个多小时没有人烟没有对头车,拿着三个运营商的手机但信号已经消失一整天了。摔车的话根本无法求救,唯一能做的就是打起十二分精神骑车。此时我的性命已经托付给胯下的这台国产500CC拉力车,在这巴塔哥尼亚无人区的寒冷漆黑夜晚里只要靠他任劳任怨载我前行。

烂路跑一天看见柏油路的心情相信大家都一样吧!(借车友白天的的照片,我晚上拍的实在拍不清路面)
摸黑跑了将近三个小时小时,前面突然出现了久违但又熟悉的柏油路。要是平常肯定激动地冲上柏油轰两把油门,可以油箱早就在报警了。上一个加油站加满油后已经跑了390公里,宪兵队说的路中间小加油站却没见。油箱盖打开已经能看到汽油滤网,前方小镇还有40公里。这40公里手机是没有任何信号的,对头车也已经三个小时没见。我只有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把车速稳定在70码往前开,六档70码油门开合度不到五分之一,发动机稳定在三千转左右,根据经验这个时候发动机是最平顺省油的状态,和人散步一样。但我还是无时无刻都感觉下一秒钟发动机就会突突两下子耗尽汽油抛锚,抛锚也是致命的,这种寒风交加的夜晚太恐怖了。导航显示距目的地10公里的时候我隐隐约约看见了远处天空的云被灯光照亮,瞬间有一种荒野求生活下来的感觉!我的500拉力车也没有让我失望,驮着一百来斤的行李带我走出了碎石遍地的无人区。
这是一个一条公路就贯穿其中的小镇子。小镇口检查站的工作人员应该是24小时守在这里。一个女警察戴口罩,还有另外一个工作人员穿了全套的防护服坐在车里(第一次在国外见到人穿全套防护服)。盘查了之后被告知可以进去加油吃饭,但不能留在这个镇子,不管是继续北上还是原路返回都不能留,连搭帐篷都不行(我其实已经把帐篷睡袋送人了)。
不管他先进城加油吃饭再说。
看到一个餐馆,停车准备吃饭,可还没摘下头盔一台警车就停在了我后面。老三样的问题“你是谁”“从哪来”“要到哪去”。问完后告诉我现在全部餐馆酒店宾馆都停业了,面前的餐馆门都不能进。瞟了一眼里面,确实是关门歇业了,椅子全部收起来。但警察却问了我要吃什么,他进饭馆帮我买。真是好心人,我果断的说了有啥吃啥(其实阿根廷饭馆里面的东西一般也就沙拉、薯条、牛排、大饺子、沙拉)。结果警察进去后出来悻悻的说“来晚了都没有了,现在只有加油站有东西吃”。
谢过两位警察后又饿又累的我骑车到加油站。顾不上吃饭,先加油。
“buenas noches!lleno por favor(加满!)”我盯着加油机的数字,十七,十八,十九,十九点五,二十! 看到这个数字瞬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这车的油箱总共就20L,刚才是彻彻底底把油烧完了。真是太可怕了,在那种无人区里面。
整整加进去20L油!油箱已经彻底烧干
加油站小商店开着暖气,进去后的暖意才让我感觉到外面的冷。还好今天拉力服三层全部上身不然白天估计就要扛不住。这种时候吃的东西真的没法挑了,又是espanada(阿根廷大饺子),饮料机上热巧克力来一杯。想坐下来吃才发现小商店把里面的椅子全部收起来了,看样子就是为了避免人们在里面久坐。拿着热饮到外面一坐突然发现椅子座子上都是一大层灰,没办法巴塔哥尼亚的风我都习惯了。但坦白的讲这个风让我这个从风城下关来的人也有点吃不消。
吹着狂风在满是灰尘的座椅上吃晚饭
在地图上把小镇的酒店宾馆旅社电话全部找出来打一遍。一律都是不营业,当我觉得就要在加油站门口坐一晚的时候,拿起手机打了第N个电话。这时才找到一个同意我住的酒店,谢天谢地,终于搞定了住宿不用露宿街头了。
骑着摩托车过去其实很近,就只有三百多米而已,老板早就在门口等我。顺着他的手一指我骑到了后院停车场。眼前的大胡子阿根廷人就是我今晚的救命恩人了。伸手过去想握手却被他避开,但是他却抬起肘子跟我跟我碰了一下肘子,大家都心领神会。
没有去前台登记,也没有去房间,而是来到他的小值班室把我护照什么的全检查一遍,看到我是中国人后看他一愣,我马上把阿根廷卫生部开的健康证明拿出来。这时他的神情才平静下来。带我到房间入住后十来分钟,他又跑过来跟说明早走的时检查站经常问就说我昨晚是露营睡路边的,千万不要说我住在他酒店,现在已经禁止营业了。你明天走的话就直接走,钥匙留桌子上不用跟我说。真是好人,我向他保证后,就抖开行李准备睡觉。
今天就像重新获得自由的鸟儿一样拼命飞了一天。跑了一百多公里无人区的烂路,烧干了最后一滴油跑到这个小镇加油站,在所有酒店都关门歇业的情况下遇到了好心收留我入住的酒店老板。
正当我舒缓了一口气的时候,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地头蛇懿姐发来消息:晚上9点钟总统电视直播宣布全国封国,所有人都待在家,所有大小城镇一律封锁不允许进也不允许出,违反者将被处以严厉处罚(后来证明阿根廷人是来真的了,第二天电视上就直播警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街上到处抓人)。
巴塔哥尼亚的大风吹得房间玻璃当当当响了一夜,吵得我睡不着,躺在床上无法消除一天的疲惫。这一天无疑是紧张而惊险的,但明天似乎我又面临更大的危机了。前方的公路肯定是全部被封闭了,即便能走也会再次遇到无法安排吃住的尴尬局面,再说了今晚酒店老板也是偷偷违反政府禁令给我住店,明天遇到警察我该怎么说呢?

Day18“爆发疫情不是你的错!”无人区正中心小镇遇到热心人

巴塔哥尼亚高原的强风整晚不停,酒店房间的玻璃窗随着风的节奏也叮叮叮响了一晚。

昨天有惊无险的穿过了无人区,在加油站门口烧干了最后一滴汽油

Day17结束隔离 世界尽头之旅止步于此  一路向北拧起来

昨晚进小镇的时候警察再三强调只能进镇加油,加完油就得离开。可我油箱见底,晚饭没吃,又累又饿,在无人区抹黑跑一百多公里精神上压力也很大。只能向警察保证加完油就走,不停留(当时那种情况我还能有其他选择吗?)。可最终还是住了下来,唉,我也是没办法了,继续往前走的话风险更大,毕竟看地图下一个城镇要360公里,这360公里又是无人区而且大段的碎石路,现在都天黑两个多小时了。

就在我昨晚侥幸入住一家酒店的同时,阿根廷总统发飙电视讲话“全阿根廷立即开始实施11天隔离到31号”。刚刚入住酒店送了一口气,结果马上就被总统的“全国隔离令”搞得前途渺茫。带着一团乱麻的思绪,呼呼的风吹着玻璃框叮叮的响,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但早上还是睡到了自然醒,8点来钟睁开眼,脑子里已经有了自然清晰的思路。

最多也就就是下面几种情况(结果却马上被啪啪打脸了,我把别人都想得那么自私,可最终那么多人帮助我):

  1. 酒店老板害怕被处罚,赶我走。我立马联系下一个城镇可以收留我的酒店,联系妥当才走。如果无法联系到下城镇的一个酒店,就求现在的酒店老板让我继续住,总之是赖着不走了;
  2. 酒店老板已经被当地警察发现昨晚违规接客,酒店老板被处罚,我被警察带走隔离并接受罚款(后来才发现这个五万人的小镇根本没有什么隔离设施);
  3. Day12Day12 各国摩友的驿站 千里荒漠中的小木屋旅馆那天在San Julian遇到的嘉陵600车友他自己就是开酒店的本地人,他昨晚第一时间发来消息说可以投靠他(走两百六十公里无人区的小路可以绕道过去,昨天啊!进无人区这是风险最大的险棋,走投无路时候的最后一招,不过还是车友好!最后时候的救命稻草就在车友手上)

脑袋里飞速的在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吃东西也索然无味,酒店房间的早餐很快被我草草吞完了。

这时候房间的门duangduangduang的响了!我一个反应是酒店老板来赶我走了。

“xiaochuan昨晚9点总统宣布全国立即开始实施全民隔离11天,直到3月31号。现在你沿着40号公路往北的所有城镇都被封锁,往南也一样,甚至有可能连现在的小镇子也出不去。这样吧,你可以试着继续走,但是很有可能会被拦截回来。如果被拦截回来的话可以继续住我这个酒店,我会帮你把价格调低。反正你有卫生部开的健康证明,在这住着也不会有什么问题,阿根廷发生疫情不是你过错,我会跟警察和市政厅沟通,他们应该会同意你住下来。

阿根廷政府把全国公路封锁,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原地住下,按隔离时间把酒店费一次全部交掉。

原本以为人家来赶我走,结果却为我考虑得这么周全,我真是瞬间又找到了那种绝处逢生的感觉。但我一晚上苦思冥想预设的所有可能性里面却完全没有人家出手相助的思路,明显是我把别人想得太自私了。

“prefiero quedarme aqui(我更愿意留下来在这里)”

“Estas serguro que quires quedarte aqui?Dame to certifcado del salud voy a hablar con las plicias ,de toda manera nadie hay culpa,ya vos tienes el certifcado del salud,creo que no tendremos problema(你确定要留下来的话就把健康证明给我,我去跟镇上警察沟通,不管怎么说你是没有过错的不能让你没吃没住,镇上警察那边肯定能沟通好的)”

酒店老板拿上我健康证明,开车出去不到十来分钟就回来了。一切搞定!我马上拿信用卡刷了20号到31号十晚的房费。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老外都喜欢抢购卫生纸?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就是跟阿根廷人民一起的全国大隔离,全国人民宅家禁止外出,电视上开始直播警察在街上抓那些随意外出的人。但是让我很费解的是这些人被抓回去关着难道也是一人一间房子隔离吗?很明显这个国家做不到。现在电视上各个频道都开始直播阿根廷各个医院的确诊病例,全阿根廷目前总共两百多人感染。

幸运的是这个在无人区深处叫Gobernador Gregores小镇总共五万人口,周边方圆三百公里全是无人区,最关键的是周边没有任何感染病例和疑似病例,眼下政府切断全国所有交通,那我们这个无人区中间的孤岛就更安全了。

超市的东西还很充足

安排好未来十天的住宿后剩下就是吃,毕竟现在整个镇子的所有餐馆都关闭了,未来这十天肯定是得自己搞定吃饭问题。顺着google地图来到小镇上唯一一个营业的超市,跟沃尔玛肯定比不了,但是绝对比711便利店大几十倍,很像国内中西部县城里的那种超市规模。

酒店走到超市六百多米,街上狂风不止,除了我之外根本见不到其他人,说起来还是很犯怵的。到超市门口我小心翼翼的望了望旁边,发现大家都在大包小包的买东西,没人注意到这里来了一个中国人。

唉,全世界人民都一样,政府宣布隔离的第一天大家都来超市囤货。幸运的是除了麦片和牛奶售空外其他的东西都还很齐全,当然了卫生纸那个货架被扫空了。

拎着一包食品我回酒店,我这参加阿根廷全国人民十天的隔离就这样开始了。

阿根廷红酒+啤酒+面条+鸡蛋。。。